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城市 > 包头市 > 详情页

包白铁路水害中断行车 呼铁局抢险救援见真情

时间:2018-07-21 15:18:54来源:

      7月19日凌晨5时左右,内蒙古包头市固阳县突降暴雨,部分地区降雨量达到173毫米。其中,西斗铺镇、兴顺西镇、怀朔镇部分地区受灾严重。受强降雨影响,包头至白云鄂博铁路多处发生水漫线路、路基被冲毁的情况。由白云鄂博开往包头东的6854次旅客列车运行至西斗铺车站,因前后方铁路线路都被冲毁,暂时停靠在车站,车上有155名旅客和列车工作人员被困。接到险情报告后,铁路部门调集人员、机具迅速赶往现场,与当地政府共同展开抢险救援。

  罕见洪水侵袭司机尽职尽责

  7月19日,包头西机务段包头运用车间53岁的内燃机车司机远泽清和29岁的副司机薛斌,共同值乘DF4DK3104机车,担当白云鄂博站至包头东站间6854次旅客列车牵引任务。7点07分,列车从白云鄂博准时发车,一路降雨不断,前一天夜里俩人就收到车间微信群发来强降雨预警的提示。随着雨势加大,瞭望距离也逐渐下降,司机立即按照恶劣天气行车办法减速运行。

  早上9点,列车即将驶入西斗铺站时,远泽清发现铁路线路两侧积水越来越多,平时看到的庄稼地,这时已基本被洪水淹没,路基下面4-5米高的电线杆,这时只露了个头,一处铁路桥下原本是一条季节性河道,平时还有卡车通过,今天“挤满”了奔腾下泻的洪水,铁路桥两侧的限高架就露了个小头。这让已经在包白线跑了近4年车的远泽清惊讶不已,他跑了32年车,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水。这时候他心里一紧,但由不得他多想,赶紧紧握“闸把”,他知道,在他手中握着的小小 “闸把”上,关系到上百个家庭的幸福生活。他告诫自己,遇到险情首先自己不能慌乱,冷静下来的远泽清明白,一定要加快速度,趁着线路暂时还未出现晃车等情况前,要尽快脱离这个危险的区间,把列车驶入安全的车站内……他提示副司机薛斌说:“照现在的情况继续发展,包白线可能出现险情,你要打起精神、加强瞭望,先给车间汇报一下线路情况。”

  成功避险时刻等待命令

  9点05分,列车平稳停靠西斗铺站,看似神情淡定、语气平常的远泽清,其实手心和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想想刚才奔腾而过的洪水,和自己身后这100多名旅客的生命安全,就不由得一阵后怕。他的后怕不是没有道理,在列车经过桥梁2分钟后,这座桥就被洪水瞬间冲垮,钢筋混凝土桥墩被洪水“连根拔起”,冲出数百米。百余米的铁道连挂着轨枕,悬在4-5米的空中。如果当时列车没有加速,依然慢速通过,后果不堪设想。

  当列车顺利进站停车后,远泽清第一时间接到车站通知:刚刚通过的铁路桥已经塌方了,并且前方线路也封锁了,列车需要站内停车。远泽清和薛斌严格落实防汛卡控措施、认真执行标准化作业,并检查好机车各部状态、做好列车防溜,原地待命。

  虽然列车无法继续前行,但两位火车司机也没有闲着,他们拿着“检点锤”详细的检查了机车的走行部,也就是转向架。13点多,为了保证机车燃油充足,远泽清和薛斌在征求上级同意后停机,这一批DF4DK机车,已经服役近20年,部件老化,所以需要每隔7小时再启动一次柴油机,给蓄电池充电。远泽清说:“虽然列车无法前行,但我们要时刻做好准备,确保在接到恢复运行通知后,能第一时间发车”。

  雨夜中的坚守

  包白线上自然环境恶劣,昼夜温差极大,而暴雨过后的夜晚,在机车这个“大铁皮盒子”里,温度下降的特别快。由于事发突然,他们并没有准备足够的食物和保暖衣物,依靠两个饼子和晚上单位与车站协调来的水和食物充饥。停机后的机车没有任何取暖设备,远泽清和薛斌只能穿着半袖衬衣在像“冰窖”一样的机车里休息,坚守岗位及时反馈、更新线路最新情况。

  7月20日凌晨,由于精神高度紧张、身体过度疲劳的远泽清出现心慌、胸闷、气短的病症。晚上着凉胃疼的副司机薛斌强忍疼痛,帮师傅从机车小药包里取出速效救心丸和阿司匹林及时服下,病症得到缓解。5点多,机车玻璃上已被一层白蒙蒙的“雾气”覆盖。一大早,一支医疗队赶到车站上了列车,薛斌找到列车长领到两床被子和一盒三九胃泰。这个时候车站工作人员也帮忙准备好了早餐,薛斌的胃痛得到了有效缓解。

  7月20日中午13点30分,车站周边道路得到修复,逐步恢复通车,包头西机务段主管运用副段长韩涛和前来换班的乘务员、指导司机到达车站。至此,远泽清、薛斌二人面对持续的暴雨天气和突如其来的水害,严格落实防汛各类相关制度、卡控措施,牢记“宁可错停、不可盲行、大胆降速、大胆停车、停对重奖、停错不究”的24字汛期行车安全理念,认真执行标准化作业,保证了旅客列车运行安全。

  列车被迫停靠旅客焦躁不安

  7月19日值乘白云鄂博站至包头东站间6854次旅客列车的乘务人员,年轻人居多,最小的25岁。列车长薛海涛生于1983年,是一名年轻的列车长,而列车乘务员,大多是年轻人。在日常,薛海涛被乘务员们称为“涛哥”,因为在工作之余,这位“大哥”对于身边的兄弟姐妹都关怀备至。就是这一群年轻的乘务人员,共同“奏响”了洪灾中列车服务保障的“交响乐”。

  上午9点左右,列车晚点到达西斗铺车站,这一停就是半小时,列车长薛海涛赶紧联系火车司机得知,列车运行前方因水害断道,而后方铁路桥梁被山洪冲毁,列车目前被困在“孤岛”上,已无法继续前行,什么时候恢复还没有准信儿。获知这一情况后,薛海涛立即向段调度报告,并迅速按照防洪工作流程启动了列车防洪工作应急预案,第一时间向旅客说明晚点情况,详细登记乘车旅客去向、需求及身体情况,为下一步开展工作做好准备。

  一小时,两小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列车始终没有开车,雨后的车厢里,犹如一个铁皮蒸笼,即便是打开了窗户,车内还是闷热难耐。列车上的旅客开始焦躁不安起来,一对老夫妇扇着扇子,不耐烦的说:“你们不作为,车停这么久也没人管,我要投诉你们……”;一个小伙子拉住乘务员问:“啥时候能开车啊?我在包头约了驾照考试,这要是耽误了可怎么办?”

  多方协调补给及时补充

  相比于旅客烦躁的心情,列车长薛海涛更担心的是列车上的餐料供应,列车上携带的食品和水数量有限,无法满足全车旅客的需求。一旦出现断供,将影响列车上的正常秩序,后果不堪设想。西斗铺车站虽然离西斗铺镇不远,但要在刚经历了洪水侵袭的小镇找这么多食品物资,也很困难。薛海涛及时向单位报告,并想方设法联系西斗铺站和当地政府,请求支援,务必要准备足量的食物和饮用水。

  让薛海涛欣慰的是,经过多方努力,从镇上多家小卖部采购来的第一批应急食品,已在中午12点15分运送到车站附近,薛海涛赶忙带领乘务员手拿肩扛将物资送上了车。为了维持发放顺序,避免出现哄抢物资的情况,薛海涛对物资发放进行了明确分工。在发放到一个牧民老太太跟前时,她拉住正在发放食品的乘务员孙婧嫱,用不太熟练汉语说:“姑娘,我没带钱”。孙婧嫱笑了笑,拿起面包和水递给老太太说:“大娘,这个不要钱,是免费提供”。很快,面包、火腿肠、榨菜等食品分发到了旅客手中,旅客的中午饭解决了。

  旅客行为过激服务全面细致

  下午18点30分左右,在列车滞留9小时后,3号车厢一名身材魁梧的旅客,忽然暴躁起来,情绪异常激动,一把抓住正在给旅客分发食物的列车员聂鑫,一名90后的女孩,怒吼到:“什么破火车,咋就停着不走了?雨都停了,你们铁路人是干什么吃的?” 一边喊一遍使劲摇晃聂鑫。聂鑫在比自己高一头的异性旅客面前毫无法还手之力。这时候的聂鑫,心里很害怕,被一个男人动手打,这还是人生第一次。列车长薛海涛闻讯迅速赶来,与乘警一起拉开旅客,并安顿在座位上了解情况。

  原来,他的孩子在包头生病住院了,他着急赶往包头照顾孩子,因为长时间滞留,手机没电了,而这趟列车是“绿皮车”没有发电车和固定电源,无法给通讯设备充电,而火车上像他这样与亲友失去联系的旅客还有不少。列车长薛海涛立刻与西斗铺站取得联系,经了解,车站可以一次为五部手机充电。这样,薛海涛逐个车厢询问旅客充电需求,每半小时换一拨充电手机。但即便是这样,也无法满足100多名旅客的充电需求,薛海涛在征求了列车乘务员的意见,请示了单位后,拿出乘务员们的手机,供旅客应急联系使用……经过一系列的努力,旅客的心情逐渐平复。

  车上过夜疏通思想获赞

  傍晚时分,薛海涛接到指令:做好在列车上过夜的准备。这一下让他犯了难。旅客们的情绪刚刚平复,该如何做大家的工作?如何争得理解让大家配合工作?他意识到,天马上就要黑了,如果不马上解决好这个问题,这个夜将很难熬。他决定,用自己诚挚的态度打动旅客。他从第一节车厢开始,站在车厢门口向旅客深深鞠了一躬,嘈杂的车厢顿时安静下来,他说:“旅客们,因为洪水把前方铁路线冲毁了,列车无法前行,在前方我的同事们正在紧急抢修,在线路抢通之前,我们的列车是无法继续运行的,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请大家放心,铁路部门一定会保障大家的安全,请大家理解我们的工作,有什么需求可以提出来,我们将尽最大可能满足大家”。他一边说一边拿出前方发来的洪水断道的照片和视频给旅客。让薛海涛意外的是,他们担心的旅客质问和谩骂没有出现,相反,很多旅客表示理解,并鼓掌以示认同。一位大妈说:“是天灾我们也能理解,只是我们心里着急,你们像我孩子那么大,这一天为了我们忙前忙后的,辛苦了,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好样的!” 在列车滞留过程中,乘务员们端水送饭,耐心解释晚点原因,无微不至的照顾最终得到了旅客的理解和支持。

  寒夜送来温暖

  时间很快来到了晚上22点,列车马上要进入夜间模式,薛海涛和同事们将老弱病残等重点旅客转移至休息车,安排好休息的位置。西斗铺车站在草原边缘,昼夜温差很大,在夏天的夜晚,前半夜还很闷热,后半夜却凉气逼人。临近午夜,列车内的温度不断下降。因为这趟车全部是硬座车厢,列车上没有足够的被褥,仅有40床备用的被子,无法满足全车旅客需求。薛海涛带头取来自己的毯子让给旅客用,怀有身孕的乘务员郭媛也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毯子拿了出来,送到了一个老乡手里,其他乘务员也纷纷把厚衣服和毯子让给旅客。这些90后的乘务员,在家里是“乖宝宝”,但在铁路乘务员的岗位上,他们的无私,感动了车上的旅客。

  夜里2点40分左右,一位阿姨着急的跑来找薛海涛,想要一碗热乎面。原来他的儿媳妇孕后小产,本来计划坐火车去包头看病,却被滞留在列车上,现在儿媳妇腹痛难忍,还伴有恶心的症状。这可难住了薛海涛,这三更半夜的,镇上的小卖部全都关门了,即便是有,洪水过后的路已经被淤泥和漂流物覆盖,这该怎么办?看着阿姨急切的眼神,薛海涛决定试一试。他一方面安顿怀有身孕的乘务员郭媛陪病人唠家常转移注意力,一方面自己摸黑下了车,翻过车站边的一段矮墙,深一脚浅一脚找到了小卖部,好久才敲开门,说明来意后,要来了一碗方便面和一颗鸡蛋,泡好后端回到车上,阿姨接过热乎乎的方便面,连声道谢。

  救援车队及时到位

  7月20日早上7点30分,列车滞留近24小时后,薛海涛获知,包头市白云区政府组织了4辆大巴车的救援车队在洪水外围等候了一晚,早上已穿过了洪水区域抵达了西斗铺站外1.5公里的位置,经过洪水一天的浸泡和冲刷,泥泞的路况让大巴车无法开近车站。火车上的旅客需要下车,经过由救援队临时铺设一条便道后登上大巴车。

  接到带领旅客撤离的命令。薛海涛立即制定旅客转移方案,在救援人员的帮助下,旅客分批次下车向大巴车疏散。当旅客们走下列车,看到被洪水淹没的村庄,看到翻滚在泥沙中的小轿车,看到被洪水夷为平地的猪圈,看到遍地散落的家禽尸体,看到被冲毁的铁路桥墩,大家才恍然大悟,前一天还嚷嚷着要投诉的老夫妇说:“没想到列车外面的洪水这么凶猛 ,还是在车上安全,我们不该把气撒在铁路人身上,如果早知道这样的情况,别说是滞留一天,就是五天,我也没有怨言。”参加驾照考试的小伙子说:“虽然没有赶上考试,但这段经历使我难忘,工作人员真好,把最后一瓶水给我们喝,把最后一碗面给我们吃”。

  暴雨中“无所不能”

  “包白铁路81公里处暴雨泛滥,冲毁铁路桥,155名旅客滞留西斗铺站。” 西斗铺站站长赵广义报告,包头车务段段长霍建勇通过安全生产指挥中心视频电话系统,指挥应对,全力做好旅客安抚和后勤保障工作。之后包头车务段段长霍建勇和包头客运段段长陈立强心系旅客安危,在暴雨道路不通的情况,乘坐挖掘机前往西斗铺站,亲切慰问一线坚守职工,并积极投入到抗洪抢险一线。

  多年从事行车工作经验丰富的赵广义意识到水害的严重性,立即启动防洪应急预案Ⅳ级应急响应命令做好应急准备。暴雨后道路泥泞,汽车无法行驶,他只能骑上摩托车冒着狂风暴雨冲向镇上的小卖部。小镇客流少,面包、水、榨菜等食品存货不多,一个人前前后后从4个小卖部才采购回榨菜、面包、香肠和矿泉水等物资,小卖部的货架被他“一抢而空”。回来的时候,他用雨衣紧紧包住食物,自己却被浇成了落汤鸡,只为让旅客不挨饿。

  在闷热的车厢内待4多小时,即使有6854次乘务员的安抚,但躁动的心情感染每一名旅客。此时被浇成了落汤鸡的赵广义回到了车站,听到列车上旅客情绪激动,顾不上喘息,直接冲到列车上。“出门遇暴雨,谁都不愿意……”一个爽郎声音在车厢响起,西斗铺站站长赵广义的及时出现把6854次列车155名旅客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待了这么久 ,大家都饿了吧,吃饱了不想家,来,来,香肠榨菜面包大家随意吃……”赵广义通过给旅客发放面包、水、榨菜等食品,缓解旅客躁动的心情。原来,旅客们在列车待了几个小时,又饿又渴又热,才有了情绪。

  “冷天喝点热水,一下就暖呼呼的”,“这是用矿泉水烧的水,平时我们都舍不得喝呢。”大量旅客滞留,可偏偏西斗铺站断水。上那里找水,如何让旅客喝上热水,困扰着赵广义。当他看到会议室那些集团公司工会给职工送来慰问矿泉水还没有发下去,立马灵机一动,将职工的防暑降温矿泉水全部贡献出来,为旅客加热,供旅客饮用和泡面,20余趟来来回回地跑,终于满足了所有旅客对热水的需要,旅客的心中逐渐“暖”了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旅客手机没有电成为当前列车一个大问题。如何能稳住旅客情绪,让他们手机恢复“活力”,是最有效的办法。意识到这一点,赵广义发动站内职工向附近的居民借插座,把全站所有的插座全部提供出来,一下子就解决了50名旅客充电需求,畅通了旅客与亲人的联系。在充电的电话铃“此起彼伏”的响起,赵广义义务充当起了热线电话接线员,一句句暖心的答复,给旅客亲人送去慰籍。

  “快闷死我了,一刻也不想待在车厢里了”一个中年旅客站起身来想乘务员抱怨道。由于旅客长时间待在列车,憋闷难耐,旁边想下车的旅客也都站在中年旅客这一边。一时间车上分为再次紧张起立。赵广义立即列车长、乘警长商量,决定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以西斗铺车站站台为中心,圈定一个活动范围,让旅客下车放风透气。分批次下车伸懒腰,踢踢腿,不仅缓解了旅客的躁动情绪,也化解了一次列车上的小危机。

  棉被!棉被!19点,20点,21点......车厢内的部分旅客开始变得焦虑。党总支书记郑亚敏提议召开紧急动员会议。“天灾无情人有情,旅客至上,生命至上,我提议咱们先将车站职工的被褥捐出来给老乡们送过去。”“同意”“没意见”“我也同意”。一场特殊的动员会开了不到五分钟,大家分头行动。纷纷为旅客筹集御寒的被褥。22点30分,23条被子、17床褥子,连同职工自发捐献的10套被褥被送进车厢。“我们三个人共同盖一床被子”“先给小孩吧,我们大人咬咬牙就熬过去了”。车站工作人员一边发放筹集来的被褥,滞留旅客们一边互相推让、安慰。晚上12点,赵广义同书记到车上探望旅客,旅客基本都已经休息了,情绪也都很平稳,他们才又回到车站为第二天的早餐和旅客的撤退做准备。

  夹鸡蛋焙子情暖旅客心   由于旅客数量较大,前期干粮已经把周围商店的食品一扫而空。如何解决旅客次日早餐,成为赵广义当时的难题。他通过与单位食堂大师博反复商量,将车站的一袋面、一桶油和大师傅从自家带的10斤肉、2板鸡蛋全部贡献出来,为了让旅客能吃上一口热早餐,大师傅从凌晨3点半开始就已经在厨房紧张地忙碌起来,一个电饼铛一锅仅能做出7个饼子,为满足旅客每人一个饼子,3个小时做了近20锅饼子。经过一宿奋战,当热气腾腾夹鸡蛋焙子送到旅客手里,他们一个个都惊讶了。“真是没有想到,早上能吃这么贴心的夹鸡蛋焙子”“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焙子”……大家不由得为铁路的热情服务点赞。

  旅客安全不容有失

  7月19日13点30分,满载着抢险人员机具的包头工务段05054轨道车赶到了包白线K33+100m处的桥边,上涨的洪水翻卷着浪花早已没过桥墩上的“历史最高水位”,路况不明,线路封锁。此时,前方明安站内滞留的6853次列车上百余名旅客正焦急的等待着,期盼前路畅通,列车能赶紧送他们回家。30余名职工从轨道车上跳下,带着设备冒雨巡查,反复观察桥墩、梁体的情况,最终确认设备无恙。可是桥梁在列车荷载下会不会发生变化,大家心里都没底。旅客列车放还是不放?“我要是在客车上,肯定特别想回家。”高全争喃喃自语。

  “旅客安全不容有失,我们来当开路先锋!”,向领导汇报后轨道车班长高全争下了决定,用紧张的有些发抖的手推动了闸把,轨道车以10公里时速缓缓向桥上驶去。望着桥下飞溅的洪水,轨道车轻微的颠簸都会让高全争冷汗直流,紧紧握着操纵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桥面,不到100米的距离,轨道车行驶了2分多钟。过来了!大家齐齐舒了口气,高全争在工衣上擦了两把,将速度提升至10公里,反向行驶。15公里、30公里,轨道车不断提升着速度,在桥面上走了三个来回,没问题,能过!高全争拿起对讲机,向车间报告可以放行列车。在明安站内看到重新启动的机车和车厢里归家的旅客,高全争挺直了满是汗水的脊背。

编辑:李莎

  • 呼和浩特市

  • 包头市

  • 乌海市

  • 赤峰

  • 通辽市

  • 鄂尔多斯市

关闭

包白铁路水害中断行车 呼铁局抢险救援见真情

时间:2018-07-21 15:18:54     来源:
      7月19日凌晨5时左右,内蒙古包头市固阳县突降暴雨,部分地区降雨量达到173毫米。其中,西斗铺镇、兴顺西镇、怀朔镇部分地区受灾严重。受强降雨影响,包头至白云鄂博铁路多处发生水漫线路、路基被冲毁的情况。由白云鄂博开往包头东的6854次旅客列车运行至西斗铺车站,因前后方铁路线路都被冲毁,暂时停靠在车站,车上有155名旅客和列车工作人员被困。接到险情报告后,铁路部门调集人员、机具迅速赶往现场,与当地政府共同展开抢险救援。

  罕见洪水侵袭司机尽职尽责

  7月19日,包头西机务段包头运用车间53岁的内燃机车司机远泽清和29岁的副司机薛斌,共同值乘DF4DK3104机车,担当白云鄂博站至包头东站间6854次旅客列车牵引任务。7点07分,列车从白云鄂博准时发车,一路降雨不断,前一天夜里俩人就收到车间微信群发来强降雨预警的提示。随着雨势加大,瞭望距离也逐渐下降,司机立即按照恶劣天气行车办法减速运行。

  早上9点,列车即将驶入西斗铺站时,远泽清发现铁路线路两侧积水越来越多,平时看到的庄稼地,这时已基本被洪水淹没,路基下面4-5米高的电线杆,这时只露了个头,一处铁路桥下原本是一条季节性河道,平时还有卡车通过,今天“挤满”了奔腾下泻的洪水,铁路桥两侧的限高架就露了个小头。这让已经在包白线跑了近4年车的远泽清惊讶不已,他跑了32年车,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水。这时候他心里一紧,但由不得他多想,赶紧紧握“闸把”,他知道,在他手中握着的小小 “闸把”上,关系到上百个家庭的幸福生活。他告诫自己,遇到险情首先自己不能慌乱,冷静下来的远泽清明白,一定要加快速度,趁着线路暂时还未出现晃车等情况前,要尽快脱离这个危险的区间,把列车驶入安全的车站内……他提示副司机薛斌说:“照现在的情况继续发展,包白线可能出现险情,你要打起精神、加强瞭望,先给车间汇报一下线路情况。”

  成功避险时刻等待命令

  9点05分,列车平稳停靠西斗铺站,看似神情淡定、语气平常的远泽清,其实手心和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想想刚才奔腾而过的洪水,和自己身后这100多名旅客的生命安全,就不由得一阵后怕。他的后怕不是没有道理,在列车经过桥梁2分钟后,这座桥就被洪水瞬间冲垮,钢筋混凝土桥墩被洪水“连根拔起”,冲出数百米。百余米的铁道连挂着轨枕,悬在4-5米的空中。如果当时列车没有加速,依然慢速通过,后果不堪设想。

  当列车顺利进站停车后,远泽清第一时间接到车站通知:刚刚通过的铁路桥已经塌方了,并且前方线路也封锁了,列车需要站内停车。远泽清和薛斌严格落实防汛卡控措施、认真执行标准化作业,并检查好机车各部状态、做好列车防溜,原地待命。

  虽然列车无法继续前行,但两位火车司机也没有闲着,他们拿着“检点锤”详细的检查了机车的走行部,也就是转向架。13点多,为了保证机车燃油充足,远泽清和薛斌在征求上级同意后停机,这一批DF4DK机车,已经服役近20年,部件老化,所以需要每隔7小时再启动一次柴油机,给蓄电池充电。远泽清说:“虽然列车无法前行,但我们要时刻做好准备,确保在接到恢复运行通知后,能第一时间发车”。

  雨夜中的坚守

  包白线上自然环境恶劣,昼夜温差极大,而暴雨过后的夜晚,在机车这个“大铁皮盒子”里,温度下降的特别快。由于事发突然,他们并没有准备足够的食物和保暖衣物,依靠两个饼子和晚上单位与车站协调来的水和食物充饥。停机后的机车没有任何取暖设备,远泽清和薛斌只能穿着半袖衬衣在像“冰窖”一样的机车里休息,坚守岗位及时反馈、更新线路最新情况。

  7月20日凌晨,由于精神高度紧张、身体过度疲劳的远泽清出现心慌、胸闷、气短的病症。晚上着凉胃疼的副司机薛斌强忍疼痛,帮师傅从机车小药包里取出速效救心丸和阿司匹林及时服下,病症得到缓解。5点多,机车玻璃上已被一层白蒙蒙的“雾气”覆盖。一大早,一支医疗队赶到车站上了列车,薛斌找到列车长领到两床被子和一盒三九胃泰。这个时候车站工作人员也帮忙准备好了早餐,薛斌的胃痛得到了有效缓解。

  7月20日中午13点30分,车站周边道路得到修复,逐步恢复通车,包头西机务段主管运用副段长韩涛和前来换班的乘务员、指导司机到达车站。至此,远泽清、薛斌二人面对持续的暴雨天气和突如其来的水害,严格落实防汛各类相关制度、卡控措施,牢记“宁可错停、不可盲行、大胆降速、大胆停车、停对重奖、停错不究”的24字汛期行车安全理念,认真执行标准化作业,保证了旅客列车运行安全。

  列车被迫停靠旅客焦躁不安

  7月19日值乘白云鄂博站至包头东站间6854次旅客列车的乘务人员,年轻人居多,最小的25岁。列车长薛海涛生于1983年,是一名年轻的列车长,而列车乘务员,大多是年轻人。在日常,薛海涛被乘务员们称为“涛哥”,因为在工作之余,这位“大哥”对于身边的兄弟姐妹都关怀备至。就是这一群年轻的乘务人员,共同“奏响”了洪灾中列车服务保障的“交响乐”。

  上午9点左右,列车晚点到达西斗铺车站,这一停就是半小时,列车长薛海涛赶紧联系火车司机得知,列车运行前方因水害断道,而后方铁路桥梁被山洪冲毁,列车目前被困在“孤岛”上,已无法继续前行,什么时候恢复还没有准信儿。获知这一情况后,薛海涛立即向段调度报告,并迅速按照防洪工作流程启动了列车防洪工作应急预案,第一时间向旅客说明晚点情况,详细登记乘车旅客去向、需求及身体情况,为下一步开展工作做好准备。

  一小时,两小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列车始终没有开车,雨后的车厢里,犹如一个铁皮蒸笼,即便是打开了窗户,车内还是闷热难耐。列车上的旅客开始焦躁不安起来,一对老夫妇扇着扇子,不耐烦的说:“你们不作为,车停这么久也没人管,我要投诉你们……”;一个小伙子拉住乘务员问:“啥时候能开车啊?我在包头约了驾照考试,这要是耽误了可怎么办?”

  多方协调补给及时补充

  相比于旅客烦躁的心情,列车长薛海涛更担心的是列车上的餐料供应,列车上携带的食品和水数量有限,无法满足全车旅客的需求。一旦出现断供,将影响列车上的正常秩序,后果不堪设想。西斗铺车站虽然离西斗铺镇不远,但要在刚经历了洪水侵袭的小镇找这么多食品物资,也很困难。薛海涛及时向单位报告,并想方设法联系西斗铺站和当地政府,请求支援,务必要准备足量的食物和饮用水。

  让薛海涛欣慰的是,经过多方努力,从镇上多家小卖部采购来的第一批应急食品,已在中午12点15分运送到车站附近,薛海涛赶忙带领乘务员手拿肩扛将物资送上了车。为了维持发放顺序,避免出现哄抢物资的情况,薛海涛对物资发放进行了明确分工。在发放到一个牧民老太太跟前时,她拉住正在发放食品的乘务员孙婧嫱,用不太熟练汉语说:“姑娘,我没带钱”。孙婧嫱笑了笑,拿起面包和水递给老太太说:“大娘,这个不要钱,是免费提供”。很快,面包、火腿肠、榨菜等食品分发到了旅客手中,旅客的中午饭解决了。

  旅客行为过激服务全面细致

  下午18点30分左右,在列车滞留9小时后,3号车厢一名身材魁梧的旅客,忽然暴躁起来,情绪异常激动,一把抓住正在给旅客分发食物的列车员聂鑫,一名90后的女孩,怒吼到:“什么破火车,咋就停着不走了?雨都停了,你们铁路人是干什么吃的?” 一边喊一遍使劲摇晃聂鑫。聂鑫在比自己高一头的异性旅客面前毫无法还手之力。这时候的聂鑫,心里很害怕,被一个男人动手打,这还是人生第一次。列车长薛海涛闻讯迅速赶来,与乘警一起拉开旅客,并安顿在座位上了解情况。

  原来,他的孩子在包头生病住院了,他着急赶往包头照顾孩子,因为长时间滞留,手机没电了,而这趟列车是“绿皮车”没有发电车和固定电源,无法给通讯设备充电,而火车上像他这样与亲友失去联系的旅客还有不少。列车长薛海涛立刻与西斗铺站取得联系,经了解,车站可以一次为五部手机充电。这样,薛海涛逐个车厢询问旅客充电需求,每半小时换一拨充电手机。但即便是这样,也无法满足100多名旅客的充电需求,薛海涛在征求了列车乘务员的意见,请示了单位后,拿出乘务员们的手机,供旅客应急联系使用……经过一系列的努力,旅客的心情逐渐平复。

  车上过夜疏通思想获赞

  傍晚时分,薛海涛接到指令:做好在列车上过夜的准备。这一下让他犯了难。旅客们的情绪刚刚平复,该如何做大家的工作?如何争得理解让大家配合工作?他意识到,天马上就要黑了,如果不马上解决好这个问题,这个夜将很难熬。他决定,用自己诚挚的态度打动旅客。他从第一节车厢开始,站在车厢门口向旅客深深鞠了一躬,嘈杂的车厢顿时安静下来,他说:“旅客们,因为洪水把前方铁路线冲毁了,列车无法前行,在前方我的同事们正在紧急抢修,在线路抢通之前,我们的列车是无法继续运行的,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请大家放心,铁路部门一定会保障大家的安全,请大家理解我们的工作,有什么需求可以提出来,我们将尽最大可能满足大家”。他一边说一边拿出前方发来的洪水断道的照片和视频给旅客。让薛海涛意外的是,他们担心的旅客质问和谩骂没有出现,相反,很多旅客表示理解,并鼓掌以示认同。一位大妈说:“是天灾我们也能理解,只是我们心里着急,你们像我孩子那么大,这一天为了我们忙前忙后的,辛苦了,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好样的!” 在列车滞留过程中,乘务员们端水送饭,耐心解释晚点原因,无微不至的照顾最终得到了旅客的理解和支持。

  寒夜送来温暖

  时间很快来到了晚上22点,列车马上要进入夜间模式,薛海涛和同事们将老弱病残等重点旅客转移至休息车,安排好休息的位置。西斗铺车站在草原边缘,昼夜温差很大,在夏天的夜晚,前半夜还很闷热,后半夜却凉气逼人。临近午夜,列车内的温度不断下降。因为这趟车全部是硬座车厢,列车上没有足够的被褥,仅有40床备用的被子,无法满足全车旅客需求。薛海涛带头取来自己的毯子让给旅客用,怀有身孕的乘务员郭媛也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毯子拿了出来,送到了一个老乡手里,其他乘务员也纷纷把厚衣服和毯子让给旅客。这些90后的乘务员,在家里是“乖宝宝”,但在铁路乘务员的岗位上,他们的无私,感动了车上的旅客。

  夜里2点40分左右,一位阿姨着急的跑来找薛海涛,想要一碗热乎面。原来他的儿媳妇孕后小产,本来计划坐火车去包头看病,却被滞留在列车上,现在儿媳妇腹痛难忍,还伴有恶心的症状。这可难住了薛海涛,这三更半夜的,镇上的小卖部全都关门了,即便是有,洪水过后的路已经被淤泥和漂流物覆盖,这该怎么办?看着阿姨急切的眼神,薛海涛决定试一试。他一方面安顿怀有身孕的乘务员郭媛陪病人唠家常转移注意力,一方面自己摸黑下了车,翻过车站边的一段矮墙,深一脚浅一脚找到了小卖部,好久才敲开门,说明来意后,要来了一碗方便面和一颗鸡蛋,泡好后端回到车上,阿姨接过热乎乎的方便面,连声道谢。

  救援车队及时到位

  7月20日早上7点30分,列车滞留近24小时后,薛海涛获知,包头市白云区政府组织了4辆大巴车的救援车队在洪水外围等候了一晚,早上已穿过了洪水区域抵达了西斗铺站外1.5公里的位置,经过洪水一天的浸泡和冲刷,泥泞的路况让大巴车无法开近车站。火车上的旅客需要下车,经过由救援队临时铺设一条便道后登上大巴车。

  接到带领旅客撤离的命令。薛海涛立即制定旅客转移方案,在救援人员的帮助下,旅客分批次下车向大巴车疏散。当旅客们走下列车,看到被洪水淹没的村庄,看到翻滚在泥沙中的小轿车,看到被洪水夷为平地的猪圈,看到遍地散落的家禽尸体,看到被冲毁的铁路桥墩,大家才恍然大悟,前一天还嚷嚷着要投诉的老夫妇说:“没想到列车外面的洪水这么凶猛 ,还是在车上安全,我们不该把气撒在铁路人身上,如果早知道这样的情况,别说是滞留一天,就是五天,我也没有怨言。”参加驾照考试的小伙子说:“虽然没有赶上考试,但这段经历使我难忘,工作人员真好,把最后一瓶水给我们喝,把最后一碗面给我们吃”。

  暴雨中“无所不能”

  “包白铁路81公里处暴雨泛滥,冲毁铁路桥,155名旅客滞留西斗铺站。” 西斗铺站站长赵广义报告,包头车务段段长霍建勇通过安全生产指挥中心视频电话系统,指挥应对,全力做好旅客安抚和后勤保障工作。之后包头车务段段长霍建勇和包头客运段段长陈立强心系旅客安危,在暴雨道路不通的情况,乘坐挖掘机前往西斗铺站,亲切慰问一线坚守职工,并积极投入到抗洪抢险一线。

  多年从事行车工作经验丰富的赵广义意识到水害的严重性,立即启动防洪应急预案Ⅳ级应急响应命令做好应急准备。暴雨后道路泥泞,汽车无法行驶,他只能骑上摩托车冒着狂风暴雨冲向镇上的小卖部。小镇客流少,面包、水、榨菜等食品存货不多,一个人前前后后从4个小卖部才采购回榨菜、面包、香肠和矿泉水等物资,小卖部的货架被他“一抢而空”。回来的时候,他用雨衣紧紧包住食物,自己却被浇成了落汤鸡,只为让旅客不挨饿。

  在闷热的车厢内待4多小时,即使有6854次乘务员的安抚,但躁动的心情感染每一名旅客。此时被浇成了落汤鸡的赵广义回到了车站,听到列车上旅客情绪激动,顾不上喘息,直接冲到列车上。“出门遇暴雨,谁都不愿意……”一个爽郎声音在车厢响起,西斗铺站站长赵广义的及时出现把6854次列车155名旅客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待了这么久 ,大家都饿了吧,吃饱了不想家,来,来,香肠榨菜面包大家随意吃……”赵广义通过给旅客发放面包、水、榨菜等食品,缓解旅客躁动的心情。原来,旅客们在列车待了几个小时,又饿又渴又热,才有了情绪。

  “冷天喝点热水,一下就暖呼呼的”,“这是用矿泉水烧的水,平时我们都舍不得喝呢。”大量旅客滞留,可偏偏西斗铺站断水。上那里找水,如何让旅客喝上热水,困扰着赵广义。当他看到会议室那些集团公司工会给职工送来慰问矿泉水还没有发下去,立马灵机一动,将职工的防暑降温矿泉水全部贡献出来,为旅客加热,供旅客饮用和泡面,20余趟来来回回地跑,终于满足了所有旅客对热水的需要,旅客的心中逐渐“暖”了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旅客手机没有电成为当前列车一个大问题。如何能稳住旅客情绪,让他们手机恢复“活力”,是最有效的办法。意识到这一点,赵广义发动站内职工向附近的居民借插座,把全站所有的插座全部提供出来,一下子就解决了50名旅客充电需求,畅通了旅客与亲人的联系。在充电的电话铃“此起彼伏”的响起,赵广义义务充当起了热线电话接线员,一句句暖心的答复,给旅客亲人送去慰籍。

  “快闷死我了,一刻也不想待在车厢里了”一个中年旅客站起身来想乘务员抱怨道。由于旅客长时间待在列车,憋闷难耐,旁边想下车的旅客也都站在中年旅客这一边。一时间车上分为再次紧张起立。赵广义立即列车长、乘警长商量,决定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以西斗铺车站站台为中心,圈定一个活动范围,让旅客下车放风透气。分批次下车伸懒腰,踢踢腿,不仅缓解了旅客的躁动情绪,也化解了一次列车上的小危机。

  棉被!棉被!19点,20点,21点......车厢内的部分旅客开始变得焦虑。党总支书记郑亚敏提议召开紧急动员会议。“天灾无情人有情,旅客至上,生命至上,我提议咱们先将车站职工的被褥捐出来给老乡们送过去。”“同意”“没意见”“我也同意”。一场特殊的动员会开了不到五分钟,大家分头行动。纷纷为旅客筹集御寒的被褥。22点30分,23条被子、17床褥子,连同职工自发捐献的10套被褥被送进车厢。“我们三个人共同盖一床被子”“先给小孩吧,我们大人咬咬牙就熬过去了”。车站工作人员一边发放筹集来的被褥,滞留旅客们一边互相推让、安慰。晚上12点,赵广义同书记到车上探望旅客,旅客基本都已经休息了,情绪也都很平稳,他们才又回到车站为第二天的早餐和旅客的撤退做准备。

  夹鸡蛋焙子情暖旅客心   由于旅客数量较大,前期干粮已经把周围商店的食品一扫而空。如何解决旅客次日早餐,成为赵广义当时的难题。他通过与单位食堂大师博反复商量,将车站的一袋面、一桶油和大师傅从自家带的10斤肉、2板鸡蛋全部贡献出来,为了让旅客能吃上一口热早餐,大师傅从凌晨3点半开始就已经在厨房紧张地忙碌起来,一个电饼铛一锅仅能做出7个饼子,为满足旅客每人一个饼子,3个小时做了近20锅饼子。经过一宿奋战,当热气腾腾夹鸡蛋焙子送到旅客手里,他们一个个都惊讶了。“真是没有想到,早上能吃这么贴心的夹鸡蛋焙子”“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焙子”……大家不由得为铁路的热情服务点赞。

  旅客安全不容有失

  7月19日13点30分,满载着抢险人员机具的包头工务段05054轨道车赶到了包白线K33+100m处的桥边,上涨的洪水翻卷着浪花早已没过桥墩上的“历史最高水位”,路况不明,线路封锁。此时,前方明安站内滞留的6853次列车上百余名旅客正焦急的等待着,期盼前路畅通,列车能赶紧送他们回家。30余名职工从轨道车上跳下,带着设备冒雨巡查,反复观察桥墩、梁体的情况,最终确认设备无恙。可是桥梁在列车荷载下会不会发生变化,大家心里都没底。旅客列车放还是不放?“我要是在客车上,肯定特别想回家。”高全争喃喃自语。

  “旅客安全不容有失,我们来当开路先锋!”,向领导汇报后轨道车班长高全争下了决定,用紧张的有些发抖的手推动了闸把,轨道车以10公里时速缓缓向桥上驶去。望着桥下飞溅的洪水,轨道车轻微的颠簸都会让高全争冷汗直流,紧紧握着操纵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桥面,不到100米的距离,轨道车行驶了2分多钟。过来了!大家齐齐舒了口气,高全争在工衣上擦了两把,将速度提升至10公里,反向行驶。15公里、30公里,轨道车不断提升着速度,在桥面上走了三个来回,没问题,能过!高全争拿起对讲机,向车间报告可以放行列车。在明安站内看到重新启动的机车和车厢里归家的旅客,高全争挺直了满是汗水的脊背。

编辑:李莎